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发布时间:2018-02-15 00:02
文章描述:在马克思看来,“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

在马克思看来,“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而理论只要彻底,就能说服人。”①这个理论既是哲学一般的世界观、方法论的理论,也是文艺观具体分析和研究艺术现象的理论。这个理论只有以科学的、发展的哲学为基础,才能使自己的支点更扎实、更稳固,就能“彻底”和“说服人”。其次,马克思主义文艺观本身对文艺社会功能的分析至今仍然具有强大的现实意义。马克思说希腊艺术是“一种规范和高不可及的范本”,因为它使我们看见了“历史上的人类童年时代”。② 恩格斯说他从《人间喜剧》中学到的东西,“也要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③列宁把托尔斯泰小说看成是“俄国革命的镜子”,从它可以看出“革命的某些本质方面”。

毛泽东指出,艺术要“使人民群众惊醒起来,感奋起来,推动人民群众走向团结和斗争,实行改造自己的环境。”⑤最后,现代社会的发展,对马克思主义文艺观社会功能说提出了更宽、更深、更高的要求。所谓“更宽”,是指艺术在今天已经从单一的审美和愉悦功能转向更多的批判和反思政治、经济、文化等社会现实的各个层面、人群阶层的各个角落、自然社会的各种关系之方面。对此,意大利共产党先驱者葛兰西对艺术作用更加重视、对文化领导权特别关注,“无论如何,在葛兰西的学说中,这是一个重要的论点,即工人们只有在获得文化‘领导权’之后,才能获得政治上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