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尼迪克特于是告别了土窟,成为修道生活的立

发布时间:2018-02-08 17:14
文章描述:本尼迪克特于是告别了土窟,成为修道生活的立法人。他建立规章制度,字里行间流露出他的罗马血统。发誓遵从他制定的院规的僧人不要指望能游手好闲,除了做祷告和沉思以外,他

本尼迪克特于是告别了土窟,成为修道生活的立法人。他建立规章制度,字里行间流露出他的罗马血统。发誓遵从他制定的院规的僧人不要指望能游手好闲,除了做祷告和沉思以外,他们必须在田野里劳作。年纪太大无法农耕的,要教育年轻僧人怎样做一个好基督徒与有用的公民。他们恪守职责,在一千年中本尼迪克特修道院将教育垄断了,中世纪大多数时间里这儿得到培养才能超卓的年轻人的准许。

这样一来,僧人们穿上了体面的衣服,吃到了可口的食品和住上舒适的床铺,每天不干活不祷告的时候还可以睡上两三个小时,这是他们不过从历史的角度看来说,最重要的是,僧侣们不只是逃脱现实世界与义务去为来世灵魂作准备的凡夫俗子,是上帝的仆从。在漫长痛苦的试用期内他们必须完善自己使其配得上这样的尊称,继而在宣播上帝王国的力量和荣耀中发挥直接积极的作用。

上一篇:杜威正是基于实用主义的包容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