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从古代到近代的哲学之

发布时间:2018-02-05 12:19
文章描述:二、视实践为第一性活动的实践哲学虽然实践哲学的传统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那里,但在将人的实践活动视为第一性活动或最基本活动方式,亦即将实践哲学视为第一哲学意义上的实

二、视实践为第一性活动的实践哲学虽然实践哲学的传统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那里,但在将人的实践活动视为第一性活动或最基本活动方式,亦即将实践哲学视为第一哲学意义上的实践哲学,在西方哲学传统中只是现代的产物,而在古代及近代哲学中是不存在的。亚里士多德虽然将人类活动三分,肯定了实践与创制亦为人类活动之构成部分,但却并未给予实践与创制以最高的地位。从他将理论的对象规定为是“出于必然而无条件存在的东西”,即“永恒的东西”,而创制和实践则不过是“以可变事物为对象”①,便可见出其间的等级差别来。在古希腊人眼中,“出于必然而无条件存在的东西”、“永恒的东西”,无疑是神圣的东西,而可变的事物则必定是低级的东西。因此,人的理论活动便是最接近神性的活动,而实践,特别是创制,则是次级的活动,从而表现于知识中,具有最高确定性的理论知识亦便是最高级的知识,而关于实践与创制的知识则是不能与之比拟的。在这种意义上,实践哲学便绝不可能被视为第一哲学,第一哲学只能是一种最高的理论,即研究存在之为存在的理论。这种第一哲学后来被称为形而上学,也就是笔者所定义的理论哲学。

②这样一种形而上学或理论哲学理路贯穿于西方从古代到近代的哲学之中,直到19世纪在黑格尔哲学中达到登峰造极之后,才受到认真的挑战。而既然理论哲学与实践哲学是两种可能的哲学理路,那么,对于形而上学或理论哲学理路的挑战,便只能是来自于实践哲学。这一点诚如倪梁康先生所说的那样,“实际上黑格尔以后的现代哲学,在总体上是某种意义上的实践哲学,也是在这个意义上的反形而上学”①。这也就是说,在黑格尔之后,西方哲学发生了一次具有根本意义的转向,而“这一转向,若追溯其源头,则非马克思莫属。或者说,马克思是西方现代实践哲学的奠基者”②。这样,作为反形而上学理解的实践哲学,便包含了一个相当宽广的系谱,即如哈贝马斯所言,这样的实践哲学,“不只是指可以追溯到葛兰西和卢卡奇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如批判理论和布达佩斯学派,萨特、梅洛-庞蒂以及卡斯托里亚迪斯等人的存在主义,恩佐·帕奇到南斯拉夫实践哲学家的现象学),也包括主张激进民主的美国实用主义(米德和杜威)以及分析哲学(泰勒)”③。以伯恩斯坦之见,这个系谱中甚至还可以包括像克尔凯郭尔这样的哲学家的思想。这是因为,“克尔凯郭尔基本目标不是要发展一种新的哲学观点……像马克思一样,但以一种极其不同的方式,克尔凯郭尔要求我们‘超越’哲学。克尔凯郭尔会同意马克思关于哲学家们只是解释了世界的说法,但他将会加上,对于我们每个作为独一无二的个体来说,关键在于改变自己”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