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特在评介中使用了诸如“禅宗大师”、“棒喝

发布时间:2018-02-03 10:48
文章描述:维特根斯坦的三次遭遇每一次读维特根斯坦的书,都像是面临一次遭遇战,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哲学才能和理解力遇到了最严重的挑战,两条路摆在面前,要么放弃,心甘情愿地承认

维特根斯坦的三次遭遇每一次读维特根斯坦的书,都像是面临一次遭遇战,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哲学才能和理解力遇到了最严重的挑战,两条路摆在面前,要么放弃,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在哲学上无能,要么硬着头皮,咬紧牙关挺过去。那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理智上的惊心动魄的历险,事后回想起来既有后怕,又有过关斩将后的愉悦。

二十多年前的日记表明,我与维特根斯坦的第一次遭遇发生在1970年初,那是从朋友手中借得一本《分析的时代》,其中第14章为《哲学研究》一书的选摘,以及编者怀特的评介。在此之前,认真读过汉默顿编的《西方名著提要》(哲学、社会科学部分)和极少几本西方哲学著作中译本。如果说古典哲学著作既给人以跋涉艰辛,但也有心旷神怡的共鸣之感,那么这本书则使人感到失去立足之点后的恐慌。其中维特根斯坦的哲学思想最为使人摸不着头绪,而怀特在评介中使用了诸如“禅宗大师”、“棒喝”、“顿悟”之类词语,使维特根斯坦朴素平实的文字增添了扑朔迷离和神秘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