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通过在工程设计方面

发布时间:2018-04-09 17:41
文章描述:史密斯判断,他能通过在工程设计方面控制成本而“取胜”。“在大多数公司中,最具才华的工程师们追求的是最有趣、最令人兴奋的项目,寻求一种突破性技术,”史密斯耐心地向我

史密斯判断,他能通过在工程设计方面控制成本而“取胜”。“在大多数公司中,最具才华的工程师们追求的是最有趣、最令人兴奋的项目,寻求一种突破性技术,”史密斯耐心地向我们解释,“然而,电子产品的生命周期是如此之短,通常只有18个月。于是,在某个新产品被开发出来时,技术就已经发生了变化,该产品也已经落后了,工程团队于是开始进行下一个更新、更大的项目,而实际上,这个产品永远也不会超越它的第一代。”15另一方面,当史密斯给工程团队分配一个产品时,他们往往要一次性在这个产品上花好几年时间。这个团队的任务是把元件技术的最新进展加入到这个产品的下一代,甚至在其前一代还没有投放市场之前。换句话说,他们的角色就是使自己的产品几乎立即过时。例如:克林特·科尔曼是亚川数字数据服务设备插头的设计工程师之一,他本人就负责监管了这项开发的很多代产品。通过每18个月至少改造一次产品,一位像科尔曼这样的工程师可以用更少、更强大的元件设计出一个设备,同时,还可以将客户要求的最新功能加入其中16。

亚川找到了一种用真正的结构性成本优势来替代其依赖的“高性能廉价劳动力”的方法。

史密斯所做的另一个富有远见的决定,是投资亚川自己的硅半导体生产设施。由于有了自己的芯片设计能力,亚川的工程师比很多购买现成廉价元件的竞争对手,有更多的对系统结构和功能集的控制权。而且,工程成本还可以被核销而不是被资本化,而芯片本身,当大规模生产时,其成本也要远低于从别处购买的成本17。

通过把对硅元件的开发也纳入18个月的再开发过程,亚川成为制造业的先驱:每个产品代都提供了更多的功能,而且由于这些产品使用了更少的部件,因而造价更低。这不仅让客户非常高兴(因为它们可以花更少的钱得到更多的东西),而且也迫使亚川的竞争对手们跟进。但是,它们大多数都做得不如亚川,因为当亚川进入一个市场时,它通常在几个产品代之内就可以获得对这个市场的控制权。

上一篇:矩阵制矩阵制组织结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