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关系通过求助于一种称为因与果的神秘力量

发布时间:2018-03-24 09:33
文章描述:他人心智通过假定他人有着与我们自身类似的想法,我们对他人的行为举止作出推测。我们设想他人有情感、信仰和欲望,打个比方,他们并不是仿佛颇有心计的僵尸机器人。感知他人

他人心智通过假定他人有着与我们自身类似的想法,我们对他人的行为举止作出推测。我们设想他人有情感、信仰和欲望,打个比方,他们并不是仿佛颇有心计的僵尸机器人。感知他人心智需要的是一个直觉上的飞跃。

因果关系通过求助于一种称为因与果的神秘力量,我们对所谓的“原因”和“结果”之间可预测的关系作出阐释和解答。然而,正如18世纪哲学家大卫·休谟(David Hume)所驳斥的,我们从未“发现过什么,只不过是事物接踵而至罢了”,我们从未直接看到“由因操纵的任何力量,或者是由因与果之间的联系产生的任何影响。”

这些阐释与解答均为人类认知世界的核心,这个世界即是我们直观的形而上学的世界。这些阐释也呈现了一个令人信服的阐释所具备的特征:它们通过求助于少数的核心原理,将千奇百怪的现象统一起来。换句话说,它们涵盖范围广泛却又一目了然。现实主义不仅可以阐释化学理论的成功,还可以覆盖到物理学、动物学和深海生态学。比如,他人心智中的信念是能够帮助人们理解政治理论、他人的家庭和《米德尔马契》(Middlemarch)这本小说的。假设有一个被因果关系井然有序地治理的世界,这将有助于我们对月球与潮汐、喝咖啡与失眠之间可预测的关联性作出解答。

但是,每个阐释与解答都会在其中的一个点或几个方面上备受抨击。我们拿现实主义为例,尽管若干现有的科学理论固然令人印象深刻,但它们最终还是避免不了一连串的失败:每个旧理论都有着瑕疵。托勒密的天文学理论曾经广为流行,但随后哥白尼革命的到来,终结了它的时代。牛顿力学理论让人过目不忘,但最终也被现代物理学所替代。谦逊和常识告诫我们,如前面提及的理论没那么特别,那么那些理论最终也会被取而代之。如果这些理论不是真理,为什么会如此行之有效?直观的现实主义即便相当无害,但最多也是形而上的片面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