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16世纪,现代自我在相当多的方面公认具

发布时间:2018-02-25 20:51
文章描述:于是,比起16世纪,现代自我在相当多的方面公认具有更大的处置个人身体的能力(在这里值得记住的是,宗教处置伊丽莎白一世的办法是强令她进教堂做礼拜)。17、18世纪的

于是,比起16世纪,现代自我在相当多的方面公认具有更大的处置个人身体的能力(在这里值得记住的是,宗教处置伊丽莎白一世的办法是强令她进教堂做礼拜)。17、18世纪的启蒙运动进一步拓宽了人可以认知和探索的界限,然而后启蒙运动的传统表明的是,不同于开放世界,这个传统对其未来的贡献是负面的。查尔斯·泰勒(CharlesTaylor)①在其《自我之来源》一书中这样写道:启蒙运动的自然主义认为,反驳基督教显示了禁欲主义的代价。尼采经常描绘“道德”的图画,表明的无非是妒忌,不然就是软弱或情绪的流露,结果剥夺了我们忠心耿耿的呼唤。福柯在他的著作中要求不切实际的中立(我坚信如此),然而这些要求并未被承认有约束力。17从泰勒的话中可知,他在这里所做的,就是驳斥“一个最基本的错误,即相信假如善良引致苦难与毁灭,这个善良就不再有用”。

泰勒其实在捍卫启蒙运动的价值与理想,不是因为没有其他办法表现20世纪的恐怖事实上与启蒙运动毫不相干,而是因为他想保持一种感觉,即启蒙运动所开创的可能性。在这点上,泰勒并未对现代世界持悲观态度,也未在福柯的著作的语境中采纳如他所描述的在历史进步中持道德中立立场。

泰勒的书是对许多刻画20和21世纪的社会学著作的一贴重要的解毒剂。这些著作强化了(从韦伯开始)从等级森严的工业资本主义,无情地进入到全无灵魂的、本质上暴虐的社会。韦伯本人在其《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就曾写道:“启蒙运动的……玫瑰色的光辉好像在不可避免地消退。”在20世纪后期的社会学著作中,韦伯的观点拥有强大的影响力。除了因技术进步而造就的更大的普遍物质繁荣以外,人们对当代西方的个人生活本质普遍缺乏乐观。只有安东尼·吉登斯(AnthonyGiddens)在其《亲密关系的变革》一书中,才对当代公民的个人生活予以了正面解读,提出了男人和女人关系应更加民主化,公民社会也应适当民主化的观点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