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学反思只是先天观念之争的一个方面

发布时间:2018-02-09 10:28
文章描述:这一切招致了如下两种意见:其一,关于形形色色似乎已死亡的观点和理论有幸在新情势下重获新生的可能。20世纪早期,波兰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学者路德维希·克利兹维奇(Ludw

这一切招致了如下两种意见:其一,关于形形色色似乎已死亡的观点和理论有幸在新情势下重获新生的可能。20世纪早期,波兰杰出的马克思主义学者路德维希·克利兹维奇(LudwikKrzywicki)就观念变迁写过一本很好的书,可惜由于语言障碍在国外鲜为人知。他在书中以社会观念为例,分析了观念在时空中的变迁,说明了新形势下旧观念如何加入新的内容,有时还会促成新的概念。乔姆斯基参考他所称的笛卡儿语言学的历史的情况就是这样。由此可见,观念特别是科学观念的演化,不是沿直线行进,直到在某一点中断;这种演化的路线毋宁说是螺旋状的,从而使得回归成为可能,但是这种回归会在总的发展特别是人类知识总的发展中到达一个更高的水平。

如上所述,生物学反思只是先天观念之争的一个方面,也就是说,这还是在生成语法框架之内。我们已经看到,争论的这个方面很重要,可是,由于大量出版物(其中主要的两种在前面的引论中提到了)所反映的主要哲学问题,讨论就被推到了周边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