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里有的青年到广州发了财

发布时间:2018-05-12 10:58
文章描述:她不俊,不丑,性情温和,心眼好。村里人都说他走运,白捡了这么个好媳妇。他俩非常恩爱,日子很快就过起来了,他爱吃酥饼,她就常常给他烙酥饼吃。村里有的青年到广州发了财

她不俊,不丑,性情温和,心眼好。村里人都说他走运,白捡了这么个好媳妇。他俩非常恩爱,日子很快就过起来了,他爱吃酥饼,她就常常给他烙酥饼吃。

村里有的青年到广州发了财,他很眼热,也要去闯闯。她把家里的钱都给了他,又给他烙了半兜子酥饼,他就上路了。

开始他往家寄信、寄钱,说想她。她一个人过着便也觉得挺甜。

后来信越来越少了,她日子也就越过越苦了,但她还是一股肠子等他。

再后来,他回来了,说要和她离婚,他在那边又找了个女人。她惊骇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她先是痛彻心肺地哭了起来,可哭完了之后,她很温和地说:既然不要我了,那就离呗!

他要给她几千元钱,她说过去没要他的钱,现在也不稀罕他的钱,只请他把她原来那个行李卷儿给扛回去就行了。她说得很伤心,他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临走时她烙了一锅酥饼,他以为她要带着呢,便包好了给她。她说那是给他烙的,以后她再不能给他烙酥饼了。

他心里一热,眼泪差点流了出来。

她来时是秋天,现在她回去也是秋天。

那时他们从老林子边上绕道走过,田野一片金黄,山林五彩缤纷。他们迎着丽日、蓝天,翻过一座大山也一点不觉得累。现在一样的田野、山林、丽日、蓝天,他俩却只觉得脚下发软,行路艰难。

他看看横在眼前的老林子说,这回咱们抄个近路,穿这老林子过山吧!

她知道穿老林子近得多,只是不易走。但怕路远累着他,就在后边默默地跟着。

老林子没有路,树木阴森,蒿草丛生,他俩就对准前方探着往前走。忽然碰到了一株枫树,经霜的枫叶火红火红。她眼睛一亮,跑过去摘了很多很多枫叶。她望着那如血似火的枫叶,不知在想什么。

他很奇怪,她这时竟然还有欣赏枫叶的情致。

他俩仍然默默地朝前走,谁也不说话。没有一丝风,老林子也跟他俩一样沉默。她却像个孩子,每走一段路,便有意扔下几片枫叶,好似游玩一般。奇怪!

他闹糊涂了,问她这是做啥呀?

她望了他一眼,那柔情似水的目光像在反问。他不解,但浑身还是一颤。

她说,她怕他一个人回去时迷路,要他沿着这火红的枫叶走便丢不了……他心中不由猛地一震,那行李卷就从肩上滑落了下来……现实常常给我们带来疑问,金钱与良知是否总是成反比?是否只有远离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爱情才能保持新鲜和原味?

释放心灵,轻松上路献给警察爸爸的诗释放心灵,轻松上路献给警察爸爸的诗◆文/佚名芝加哥市警察杰伊·布隆基拉在逮捕毒贩时中枪殉职。事后不久,他的同行、服务警界已20年的肯恩·纳普席克下班回家时,发现自己15岁的女儿在餐桌上留了一个条子。

上一篇:老板与经理承担的东西也不同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