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美国在东亚

发布时间:2018-04-04 08:22
文章描述:如果说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同盟是安全上的“轮辐”结构,那么美国分别与东北亚的韩国、东南亚的新加坡所签订的双边自贸协定则是“轮辐”结构在经贸领域的重现。身处东南亚的新加

如果说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同盟是安全上的“轮辐”结构,那么美国分别与东北亚的韩国、东南亚的新加坡所签订的双边自贸协定则是“轮辐”结构在经贸领域的重现。身处东南亚的新加坡是东亚地区签订自贸协定最多的国家之一,其贸易伙伴国遍布全球。2004年1月1日,美新双边贸易协定生效,这是美国与亚洲国家签署的第一个此类协定。在东北亚,2007年6月30日,美国与韩国签署自贸协定,并于2012年3月15日生效。美国利用新加坡等国,深深地将TPP植入东亚,为东亚地区主义的多边化奠定基础。第二,美国走的是一条“反客为主”的机制路线。2009年美国与东盟签订《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2011年与俄罗斯一道加入东亚峰会,成为东亚地区的座上宾。令美国头痛的是,东亚峰会“10+8”的论坛形式无法让美国在亚洲经济合作机制方面一展拳脚。美国主导的APEC式的跨太平洋机制由于缺乏规范性及认知性力量,无法建立一个反映美国意愿且牢固的地区机制。在当前亚洲区域经济合作尚未定型的形势下,美国主导的TPP极具吸引力,成为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的有力武器。第三,TPP是跨地区贸易协定。TPP战略的实施将亚洲、北美洲、南美洲、大洋洲这四个地区联结在一起,“轮辐效应”具有了更大的空间延展度。从地理位置上看,美国主导的TPP已经超出了任何一个传统邻近地理概念意义上的地区。

凭借TPP,美国炮制出一种广域一体化的新模式,试图发挥国际经济机制与战略(或安全)问题的互动功能,开辟出一条由美国主导的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新道路。日本加入TPP实现了其与美国在原有军事同盟上的“二次捆绑”,客观上使得美国能借助日本给中国“添堵”,

上一篇:虽然对音乐的喜爱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