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个新进的小文员

发布时间:2018-05-08 21:19
文章描述:白秀雅在公司里,只是一个新进的小文员,每天对着电脑,忙得不亦乐乎。这是一家台资公司,薪水不高,加起班来却能要了人的命。白秀雅在一天天没日没夜的加班中度过,第一次,

白秀雅在公司里,只是一个新进的小文员,每天对着电脑,忙得不亦乐乎。这是一家台资公司,薪水不高,加起班来却能要了人的命。白秀雅在一天天没日没夜的加班中度过,第一次,她发现镜子里憔悴的自己,还有那吓人的白发。她躲在洗手间里,两只手颤抖得怎么也捏不住那根白发,她才多大啊,过了明天的生日,她才23岁。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哽咽起来。这座城市,让她感到寂寞和不甘,当初的梦想,脆生生地落到地上,她不敢告诉段锦何她的境遇,她其实想做个逃兵,逃离这座城市。

锦何说要来看她!她跟人事经理请了假,人来人往中,她差点找不到自己的影子,路过天桥地摊,她找到了一条适合的裙子,嫩黄色的斑点,大的裙摆。她要穿着它,去见他。

白秀雅给他电话,电话那头嘈杂极了,白秀雅喊了几声,锦何,锦何!

段锦何才回应了一句,秀雅,我来了。

段锦何来了,千回百转,并没有当初设想的浪漫情节。白秀雅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躺在派出所的躺椅上,一脸憔悴。刚下火车的段锦何被偷了所有的家当,幸好,他记得秀雅的电话。

人在就好,人在就好。她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门,倾斜的阳光把段锦何的影子拉得老长,白秀雅一步一步踩在上面,两个影子交汇之处,是斑驳的黯淡。

两个人回到秀雅的房子,段锦何望着黑洞洞的房子,两条腿便软了下去。白秀雅知道,对于他这样一个没有受过一点苦的青年,这样的反应,她不是没有想过。她一直告诉他,这里很好,那里也很好,一切都好。所以,他才会奔赴而来。段锦何的目光中夹杂着细碎的悲伤,他忽地抱住她。白秀雅知道,那是心疼的目光。

白秀雅做了一夜的噩梦,醒来时,发现段锦何没了踪影。而她,正在发烧。

段锦何提着两份早点走进来,结果,房间里只找到一个凳子。白秀雅的那顿饭,吃得有些辛酸。段锦何就那样靠过来,他站在她身边,她操着浓重的鼻音问,你想干吗?很傻的一句话。

上一篇:从节约由一种工作转到另

下一篇:没有了